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于1874

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时辰八字很好的姑娘

网易考拉推荐

我曾爱过你  

2011-11-29 23:22:38|  分类: ↑←↓→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反正无疾而终对于她,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我没有名字,但是你可以叫我李她、因为他说他喜欢她。

 

 

 

 

||一个人的夕阳

她一个人走在街上。

她其实一点也不冷,却戴着有些不合时宜的围巾,她把自己的脸全部埋在了围巾里,遮住了自己大部分的脸,她常常想,要是有一条很大的围巾就好了,身体身体身体一样大。那样就可以把自己埋在围巾里,可以一直低着头一直走,一直走,不要抬头,然后抬起头来,一不小心就已经到了目的地,有人拥抱她说,我等你很久了。

街灯把她的影子拉的长长的,她看着地上的影子,这是我理想中的身材,学着周董的话说:哎呦,不错哟。不过,好像越来越长了,我可不想长成这样子,她想。轻轻的撩了撩自己前额的刘海,又长长了,是不是该剪了。她喃喃地问,可是没有人回答。

抬起头,看了看前面的路,长的似乎看不到尽头,她多么希望这条路永远也走到不了尽头,就像《鬼影》(虽然她会想,这种文字在夜晚里是会变成很可怕的东西的但是为了写下这些文字,她还是顽强的写下来了,而不是《x影》)里面的男主一样,永远也走不出4楼,永远也摆脱不了娜塔,在看到这个片段的时候,她甚至感到兴奋,一种无法言尽的兴奋,从心底一直蔓延到全身,她可以感受得到自己全身的细胞都在膨胀,就快抑制不住他们从身体涌出的欲望了。但她却在厕所被同伴吓得差点疯掉。

不过她还是想,永远大概就是这样了,永远也走不出4楼就是永远。

她现在就是走在回家的路上,她看着地上的格子想,为什么我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呢?为什么我不喜欢数地上的格子呢?可能是很久以前听说,一边走一边数格子,数到999个格子的时候,就会等到自己想等待的人,而在那个故事里,那个可爱的女生低着头数着格子,在最后998的时候,男主说:我来了。我来了。为什么你没来,我还没开始数。

当然,这些听说在现在网络世界里正风靡着,谁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呢……往往她开始都是选择相信,然后再去尝试,比如在12点的时候战战兢兢的削着苹果,在早上的时候把盐罐打翻了,在摩天轮顶层说出:李嘉恒,我喜欢你。可是没有一样发生过,那些把人吓得半死的鬼们,你们为什么不出现,那些在黑夜里人们睡觉之后把愿望送到人间道的精灵们,你们是不是把我忘了,她想,一定是我太渺小了,谁说不是呢?她看着自己已经变得有些矮小的影子说。但是她还是会相信,并不是说她有多善良,多纯洁,只是她觉得信与不信,都无所谓,既可以选择相信,也可以选择不信,对于自己也没什么实质上的改变,这样结果还是一样的么不会因为任何人而改变。

她微微的提了提书包的带子,低声嘀咕着,才提起脚步缓缓的过马路。


 

 

 

||独白

其实她开始在纠结,到底要不要把她的想法说出来,最真实的东西总是会灼伤到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可是这一切,她真的想用文字把它从身体抽离出来,反正她已经那么不幸福了,就让它一直这么下去吧。

(这才发现对于别人的心理,我根本无从把握。我活在自己坚硬的外壳下,只晓得从缝隙中观察这个世界。衣冠,小石头和云裳,他们的脑子里到底都在想些什么呢?)

 

 

 

||忘却

事情经过:

看到你博客上写的那句话。

嗯,人生对于我来说,就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嗯,就是这句。

之所以还想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我也不知道,可是无论什么时候要我去死,我几时都可以,现在也行。(与其说我是在与人聊天,不如说我是在与自己聊天,我只想把这些东西变成语言然后再变成文字而已、)


 

||插入

 荒废了很久之后才开始写,果然那句无疾而终对我来说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事。

 

 

||为什么

B问她,为什么不一样,我们之间为什么不一样的时候。她笑了,但是却不想回答,只是看了看前方。B依旧在问。这就是不一样。

 2012-9-28

 

 

||大火

你不知道我遇到了一场多大的火,它不仅灼伤了我的身体,也灼伤了我的心

 那一场大火夺去了她的容貌,她终日把自己隐藏在口罩和鸭舌帽下,没有人知道口罩和帽子下她的容颜。

她知道他们在背地里都会议论她,认为她是在做着见不得人的勾当,这虽然不是什么好事,但她想也总好过被人发现自己隐藏下丑陋的外表,在这种谣言的伪装下却显得她特别安全,一旦有一个秘密不想被人知道那么她便会制造出许多看是秘密的东西来让人忽略原本存的那个秘密,她让自己看上去更像是做坏事潜逃到这个小镇的人。甚至连警察带她去审讯之后对小镇的居民说只是一场误会,大家伙也就对这件事不了了之,没有人知道报警的人是她,她只 
有这样才能彻彻底底的把自己的身体隐藏起来。后来人们对于她渐渐的连传谣言的心情都没有了,她就这样安全的隐秘在黑暗中,别人进不去,她也不能出去。
一天刮很大的风,她的帽子被风吹到了窗子外面,她低诅着自己,总是说要去买多几顶帽子,可总是拖着时间,因为她害怕销售人员的眼光,总是时时的跟随着她,现在她只能在没有脑子的隐藏下出门了,她跟着帽子,看到一群小孩追逐着它的帽子,她觉得那个帽子就像是一只蝴蝶,她抓不到。

焦急出门的她意识到自己没有带口罩,孩子们看着面前这个狼狈的大人,并没有觉得有些什么不对,她局促的就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但孩子们又继续转过头去追那个帽子,为什么你们不怕,她紧张的拍一个垫着脚却挤不进去而站在后面的孩子,怯怯的问:“为什么你不怕我?”“为什么我要怕你?”小孩子瞪着他的大眼睛茫然的看着面前这个大姐姐。为什么要怕我?不是应该怕我吗?就像太阳东升西落一样自然吗?大家不都会害怕面目丑陋的人吗?

她一边往回走一边思考这个问题,把自己出门是为了找帽子的事情给忘记了,途经了两个小镇里的妇女,看见她,她们都捂着嘴缺捂不住她们的惊讶,在她背后直接议论开了,而这些她都没有看到。,因为她想着想着直接笑开了,为什么要怕我,为什么一开始要怕我?他们不怕我。她笑的时候,嘴角轻轻的往上提,扬起了30度,她认为这是她能给的这个世界美好的事务最美的笑,但是却牵动着她被火灼伤的伤疤显得她更加的丑陋了,这些她都不知道。

第二天,她一大早便起床了,戴上口罩出门去帽子,在门口的两个玩沙子的小孩看到她便跑开了,她并没有意识到这是因为自己,他们昨天明明不是已经不害怕她了,还问她为什么要害怕她?所以她心情倍感愉悦,卸下面具原来也可以这么轻松,其实她的面具还是卸得下来,她想着。在路上很多人都频频的望着她,嘀咕着,她听不清楚她们在有些嘀咕什么,她认为自己是太敏感才会以为他们在说的人便是她,她告诫自己不要路试乱象。一个孩子看见她喊出了“丑八怪”,那个牵着她的女人急忙的捂住小孩的嘴并窘迫的看着她。她意识到,她们说的便是她,不是她敏感。那些小孩不是告诉过她为什么要害怕她吗?为什么现在他们这样的惧怕她,如果她再去问那个小孩估计他会说,为什么不害怕你,你这么的丑。为什么不害怕你?的确从一开始你们就应该害怕我的,它的确就像是太阳东升西落一样让人毋容质疑,没有人会问它为什么的。

她孤寂的离开了那个小镇。 

2012-10-20

 

 

||你的签名 

“我看着你就像看着曾经的我,无论怎么样,我只想说一句:2 b”

 

 

 

 ||总有一天

一切都将会过去的,时间是剂最好的解药,它终究会带走你过去发生的一切悲伤。

 我遇见过一位老奶奶,我忘记了她是否故事里的人物,还是仅仅只是我幻想出来的,但无论如何我都相信在这个世界上,她曾经存在过,还留下了一段我不知道的故事。

在这个世界的某一个我不知道的角落里,有这么一个老奶奶的存在,她喜欢坐在村口的榕树下,如果没有我的出现,也会有一个女孩会代替我遇见她,那女孩喜欢在榕树下玩,女孩发现了坐在榕树下的那位老奶奶从来没人陪伴,也没人与她交谈过。小女孩常常想,老奶奶会不会也渴望有个人问她在等谁。就像小女孩渴望有人问她说你在玩什么游戏一样。她甚至都给游戏编好了名字了,如果有人问她,她就会说,大灰狼抓小白兔,不是大灰狼抓小兔子,是小白兔,也不是老鹰抓小鸡,就是大灰狼抓小白兔。如果有人问她为什么是叫大灰狼抓小白兔,她怎么回答,她还没有想好。可是从来没有人问过她,她便没有去想了。小女孩总是在玩累之后喘着气和老奶奶一起坐在石级上望着村口那条小石路,小女孩所谓的玩,便是绕着榕树不停的跑,她想像有一个人在追着她,她只有拼命的跑才不会被自己抓住,所以她总是输但也总是赢,所以她总是难过又快乐着。她不知道老奶奶在看什么,但是她想老奶奶一定是在等人,为什么会觉得是在等人,她不知道?她不知道老奶奶几时回家,因为她总是在老奶奶离开之前被妈妈叫回家吃饭。

有一天,小女孩又在玩那个追逐游戏,不小心踩到了老奶奶放在身旁的扇子,老奶奶抬起头来,才注意到这个一直在身边围着榕树不停的跑的姑娘,老奶奶不经意的问:姑娘,你在玩什么?她没有注意到小女孩的眼睛一下子亮了:大灰狼抓小白兔。老奶奶也许听不清,又或许觉得大灰狼抓小白兔这个游戏一个人也可以玩。“嗯。”老奶奶把头转过去,继续看着村口那条小石路,小女孩也随着老奶奶的眼看了看,跳下石级坐在老奶奶身旁,“老奶奶,你在等人吗?”老奶奶这时的眼神变得温和的许多,不再像平时那么呆滞,它羞涩的低着头,整理了一下衣服,用很小的声音说:“我在等一个人,他明天就来了,我先在这等他。”“那我陪你一起等吧?”“好。”

明天?我疑惑的看着眼前这两个孤单的背影,明天?昨天的今天,前天的昨天,大前天的前天,那个永远到达不了的明天?

小女孩的妈妈叫小女孩回家吃饭了,小女孩站起来拍了拍裤子对老奶奶说了一句再见。便跑回家了,只有站在老奶奶身后的我听到了老奶奶说,再见,小姑娘。

盛着饭的妈妈问小女孩:“今天看你和那个坐在榕树的老奶奶在聊天啊?”

“是。”

拿着筷子接过妈妈递过来的爸爸问:“就是那个得了老年痴呆症的老人吗?”

“是啊。听说她以前是城里的姑娘,家里还挺有钱的。”妈妈捡起被小女孩弄在地上的饭粒回答爸爸说,又责备的说小女孩,“吃饭有小心点,别再撒在地上了。”

“听说后来不是回城里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我以前听老一辈的人说,她爱上我们村一个上城里卖竹篮的男人,你说可笑不可笑。一个富家小姐爱上一个村里的小伙子。”小女孩的妈妈还顺势咯咯的笑了一下,证明这件事情很可笑。

“以前村里人那懂什么爱情,吃都吃不饱。”女孩的爸爸说。

“是啊。当时她的父母都反对的很厉害,但她执意和那男人在一起,可后来一次那男人上城里之后就没有回来了。”

“那男的怎么啦。”

“不清楚,有人说他死了,有人说他不爱那姑娘,还有人离谱的说,那男人在城里有了一个家。可是没有人知道哪些是真的。”“那老奶奶就没有上城问过。”

“听老一辈的说,当时她什么办法都用过了,可那男人就像是人家蒸发了一样。后来老奶奶就一直在村口等了可是,那男人走之前好像和她说明天就回来了。再后来她就被城里的家人接走了。”

“她愿意?”

“怎么会愿意,”妈妈吃了一口饭说,“听人说是被骗走的,说那男人在城里被找到了。”

“哦”

“后来听人说得了老年痴呆症,嚷着要回来,回来后就每天一直在村口等。”

“真可怜啊。”小女孩的父亲感叹到。

“是啊。”

“为什么可怜啊,妈妈?”小女孩抬起头,嘴里含着饭问。

“吃饭。”小女孩的父亲夹了菜放在小女孩的碗里说。

老年痴呆症又称阿尔茨海默症,得了这种病的人难以活在当下,常常沉浸在回忆中,过去似乎就是昨天,而昨天在患者的世界里根本没有发生。

夜晚小女孩躺在床上,小声的祷告说,希望老奶奶明天见到她等的那个人。

我说,会的。可是在月光的拥抱下,小女孩已经闭上双眼睡着了。

人生若只如初见。你仍是那个在街头认真编着竹篮的男人,而我依旧是路人,一不小心途径你的美好。那时候的你是那么的帅气,阳光打在你的脸上,你额头微微泛着汗水,你抬起头的那一刻,我就那样被你蛊惑了,你说你明天就来,那么我等你。一觉醒来,我就可以看见你了,那么我会早点睡。

第二天,小女孩在大榕树下,等不到老奶奶了。她的亲人又把老奶奶接回去了,只是她再也不能回来了,她去见她的良人了。

那个她 - Mr.L - 滚蛋吧

 

那个她 - Mr.L - 滚蛋吧

 

 2012.11.03

谈起朋友

我的朋友并不多,好朋友更是少之又少,我便是典型的在朋友面前疯的跟傻子一样,在其他人人面前会花点时间装一下矜持的人,但更多时候是像一个面瘫少年一般的假装没有存在感。只有他们出现了,我才像打了鸡血一般亢奋,琛同学一定会说如脱缰的野狗一样蹦向终点,这是她最近的口头禅。我那是趋之若鹜好吗。你们这些使我堕落的家伙。这货就是常常这么损我的。→_→如果我对my close friend说,我是个矜持的女人,他们一定会把口水喷到我脸上说,节操在哪里。或许直接笑的说不了话。但很庆幸我拥有他们。o(╯□╰)o我是有点受虐倾向。。。。。

大琛生日的时候,我在厕所又被吓哭了,每年的那一天我都要如丧犒妣一样的哭个昏天暗地才算大琛生完日。兴许只是自己身体的反应,我当时的样子一定很像是那些被大人抢走嘴中棒棒糖的孩子,哗一声,哭的那个惊天动地,山崩地裂,江水倒流,天地崩裂。可是如果把糖又塞进我嘴巴里,又会吧唧吧唧的吃到流口水兴许还带着口水睡着了。晚上的大琛问我,以后你会不会有心理阴影啊。亲爱的,我怎么忍心责怪你们呢。当然我才不会告诉她,她一定会以为我脑子让门挤了。她说小裕很生气她的行为。那时候我是很高兴的在电脑面前傻笑了很久,原来她说的不用怕,她不会被吓跑的。不是随便说说的。 (>^ω^<)禁不住又在傻笑一下,我才不会告诉她呢~

说到恐惧,

我知道自己一直是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我常常被梦魇缠身,我常常怀疑自己是被诅咒的人这样我或者还会幸福一些。一入睡,脑子里便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梦,如果你愿意倾听的话,我一年可以给你讲365个故事。听起来是好像很有趣,亲爱的,那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孤独的人感谢有这些幻影陪伴自己存活下来,可是现在已经这么幸福的我,为什么还会这样。o(╯□╰)o

恐惧已经成为一种如太阳般东升西落的一般自然存在的东西了,我既无法赶走它,也无法爱上它,只能习惯它的存在,就像纳什一样,习惯那些幻觉在他的世界里出现。有一个人跟我说,享受孤独给你带来的一切,它可以让你在黑夜中独自芬芳。或许是我还不成熟,或许是我长大了,中二病也离开我了,我讨厌那种被孤独淹没的感觉,很难受。

说到爱

不懂什么是爱情的我,谈起这个话题都笑了了。可是世间那么多的感情。唯有爱情是一对一的。

我从来没有奢求过有人愿意一直陪在我身边,我是很害怕失望的人,即使我经常失望,因为我常常忘记自己的伤疤去期待,爱情,听说是会让人死去活来的东西,或许只有没有希望才会有希望吧。我幻想了很多我恋人的一切,像影子一般存在的人,他存在,只要有光,他就可以陪在我身边,一直不离开,可是在没有灯的黑夜中,它便离开我,就我一人默数着黎明的倒计时。

命运常常嘲笑我,他根本不存在,因为一个人的时候,常常是没有灯的夜晚。

我说,我不怕,因为我是天蝎座,我是为爱而生。

 为爱而生

by——五月天  

就等你的一个眼神
就能为你长征
为你占领所有边城
和天上的星辰
如果你一个笑
如果你一个吻
更多伤痕更多牺牲
就让爱更动人
就让爱更永恒
只因我为爱而生
只因为我为爱而生
我来到这个世界
这个人生为你而生存
只因我为爱而生
只因为我为爱而生
就让我越爱越疯
越陷越深越执著的灵魂
曾经灿烂曾经沸腾
就不会有悔恨
即使化成无名烟尘
在故事的尾声
爱是一种天分
还是一种天真
我不多想我不多问
让爱忘了分寸
让我奋不顾身
只因我为爱而生
只因为我为爱而生
我来到这个世界
这个人生为你而生存
只因我为爱而生
只因为我为爱而生
就让我越爱越疯
越陷越深越执著的灵魂

命运笑的更大声了。而我沉默了,却依旧觉得自己是幸福的。

说到父亲,

有人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我很高兴上辈子有父亲这样的情人

写的有点乱。我不敢变成lonely girl ,因为我的朋友,他们总是会以更各种各样的办法让我很开心,如果我说,我是不是应该感动,我就实在太对不起他们了,也太不成熟了。

怕冷的我的冬天里希望有一个人可以让我抱抱,那时候TA不是扭来身子说,好热,也不是和我开玩笑说不给你抱。这种感觉在睡觉的时候由为强烈,MJ去寄宿了,即使她在家我也是常常在她睡着之后到她背后抱住她的。

 

 

咆哮了一整夜的北风。淅沥了一整天的冷雨。

气温突兀降下来。

措手不及冻得脑袋发懵。反应迟钝。思绪飘走。


忍不住想起多年前可牵手可拥抱的冬天。

寒风肆虐的时候,有人紧紧攥着我的手,放在他温暖的衣兜里。

在寒夜里久久拥抱。看到寂寞路灯下自己呼出的白气。傻笑。


时光覆尘。当自己变成讲故事的旁观者,

会微笑着记起的,也就是这样美好温暖的小细节了。


想起来,却比梦境还要杳远。


年少时的小忐忑小忧愁小欢喜小甜蜜,

现在想起来竟然那么不真实。因为比梦境还要美。


后来。独自一人走过漫长的路。

穿梭在人群里。游离在喧嚣中。

不再轻易让别人占据你手边的位置。

他们以为你坚不可摧。以为你自己活得足够精彩。


但你一个人走在寒冬的夜里,

看着落寞路灯和绚烂霓虹,

还是一不小心就酸了鼻子湿了眼眶。

生活把你磨砺得韧如蒲草,

唯独在这个角落,脆弱一如孩童不减丝毫。


其实是太珍惜。所以顾虑。所以畏惧。


即使已经习惯了伪装的面具,

不屑地说着年少时的傻逼和好笑。

但在每个人心中,还是珍藏着那些,

纯真心思和浪漫情节。

只等着那么一个人来重新开启。


但会是谁。在哪儿。什么时候。

可能天也不知道。


最可靠最可知的还是被窝的温暖。全世界晚安。

——form dreamer Jane

 

 

 ||爱本来就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亲爱的,那不是爱情。

我做过一件事情,我加了那个女生的男友的qq。

应该是EX吧,我很怀疑,这种你说什么都无法跟上你节奏的男人你到底是怎么爱上的,而且还可以在这里无病呻吟,博同情吗?我越来越厌恶被这些恶心的家伙搞的乌烟瘴气的爱情了、兴许我怎么说一定会被欺负的(咬床单)。你爱上的不过是 fire 掉你之后,你那仅有的可怜的悲痛能写出让人供奉的文字罢了,而且那些文字在我看来不过是堆砌着华丽辞藻的空洞。

我看到她在他的空间上的各种流言,我甚至怀疑她不过是一个初中生,只有初中生才会这么幼稚的把自己那卑微的爱情演绎的惊天动地,但是让我失望的是她既然是已经成年。这才让我厌恶好吗?爱就爱,没必要总是像尘土一样卑微,即使没有爱又如何。

而且那个男人真的很恶心,连同她的女人。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抽点时间写日记
阅读(421)| 评论(1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