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生于1874

所爱隔山海,山海不可平

 
 
 
 
 

日志

 
 
关于我

一个时辰八字很好的姑娘

网易考拉推荐

从此义无反顾一无所有  

2014-03-24 08:03:40|  分类: ↑←↓→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次和舍友在宿舍楼下走走聊聊天,她去找她男人了,我就在篮球场旁边坐着,偶尔抬起头来,看着已经静下来没有灯光的校园,我多么想你能够陪伴着我,我知道你一定还没有睡觉的,在新年的时候我说我希望生活不再悲伤。

你评论说,李燕曼,不要矫情了。

我回复你说,其实我只有一个愿望就是财源广进,这么多年我发现钱能够给予我无限的安全感。

这才是你

这也是你。


在增城偶尔可以看到星星,一直都没有看到日出是一种遗憾,一觉(2014.3.24 00.31)醒来以后,也就是五个小时之后我就要起床了,轮到我们专业升国旗,到时候我就可以看到没有睡醒的学校,记得第一次升国旗看到天空许多星星的时候还有人可以分享,而我以前以为他能够知晓我的感受,大概说出来的东西都不能太相信。还是想给你写信,只是不想再听到,你不必去如此的话,我真的会难过的。



远处男生宿舍门口一对男女不知道在争论什么,最后直到我走的时候他们还没有散。



春天来了,我的爱情还没有来。

有人已经走过几轮了。



为什么你这么好。舍友对我说,

没办法啦,我妈生出来我就这样的。


 

我也要参加《非诚勿扰》太多礼物收了~≧▽≦)/~”

别,你已经是有对象的人了。



在很多时候很多人的面前,我呈现的都是懦弱的模样,我想能够找到一个不用让我时刻害怕会消失不见的人是多么难得。

“最多,你出墙一寸,我挪墙一寸,你出一尺,我挪一尺。”

——《微微一笑很倾城》

 

 

茉莉说,想要回来瑞祥房。如果瑞祥房愿意接纳她,她希望再度回到这里,和我们一起生活。茉莉没有提及原因,但我现在知道了,因为她当时的经济状况已经入不敷出了。而她的独生子女——摩耶已经十四岁了,生活开销会比以前更大。

松月当然一口答应了。虽然当时他仍然误以为茉莉在十四年前用镰刀杀了韭泽,但即便是杀人凶手,仍然是自己的亲妹妹。

而且,当时距那件事也已经过了十四年了,杀人罪的诉讼时效就要到了。

松月立刻就答应了茉莉的要求,没想到她又提出另一个要求。

自从我离开瑞祥房后,一直有一个女人照顾我。如果可以,我希望和她一起回瑞祥房——当时,茉莉是这么说的。

松月问对方到底是谁,但茉莉不愿意回答。

茉莉说,虽然她不能告诉我那个人是谁,但绝不是开路不明的人。只是那个女人的外表有一个很大的特征。

特征?

对,就是——”

那个人的脸部受到严重的烧伤——当时,茉莉这么说。

她就像不动明王般,整张脸溃烂成一片鲜红,可怕的外表让人不敢多看一眼。茉莉这样告诉我。我犹豫之后对她说,我欢迎你回来,但瑞祥房恐怕很难接受那个女人。这里是历史悠久的制佛工房,所以要尽可能避免这种女人出入。老房主应该也会这么说。不过,如果你执意——”

结果,松月的话还没有说完,电话就挂断了。

我不明白为什么茉莉要挂电话。自那天之后——也就是这六年来,我一直在等茉莉的电话。如果茉莉再打电话给我,提出相同的要求,我打算欣然接受她的要求。出了茉莉本人,也欢迎那个脸上烧伤的女人一起来瑞祥房。

   ——《濒死之眼》

 

 

很多时候我能拥有的只有和茉莉一般那百无一用的自尊。

而我还有常常挪出一些去换去一些爱。

无论是没有哪一个,我都会死。

 

脸部溃烂得一片鲜红。

简直像不动明王。

那张可怕的脸让人不敢看第二眼。

但是,请务必和她在一起。

拜托你了……

  ——《濒死之眼》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厌倦这种生活,但是我慢慢的感受到了,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我们点起火把烧死爱情,从此义无反顾一无所有

 

 

!!!!!像我这种一旦走进去就会框住你的人,你最好不要接近。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2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